公示公告
 

中华王氏文化研究中心 

 广西王氏宗亲网 
 
欢迎您!

欢迎各位宗亲来文来稿

同商共议国是“

  寻根问祖
  寻根问祖

王明经·海南龙梅王氏考

2016-10-25

王明经·海南龙梅王氏考

2016-10-20 11:42:30来源:海南王明经 我也说几句

打印 转发字号: T|T
龙梅考古五说 ———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的故居
 
龙梅村创建背景情况说(兄篇主讲龙梅)
龙梅名字神异的秘密(弟篇主讲龙楼)
龙梅始祖禧自称田氏元孙考辨(姐篇主讲田氏)
龙梅始祖禧以孝孙名义称叶氏为祖妣之奥秘(妹篇主讲叶氏)
南九王族明代十八村浅说(浅说主讲南九)
            作者:《海南王氏通谱》编委       
     王明经    2011-2016 内容提要:定安县雷鸣镇龙梅村创建于明代中叶正德末年,创始人王禧原名王弟,从南九下村带着己婚的长子允可与长孙弘诜、未婚的次孙弘规与次子允升及罗昌遗孀一家大小来建龙梅村,为了避免再次遭殃而分别居住龙梅、龙绕坡、龙楼三个地点。王禧与次子允升及保姆田氏住龙梅,王禧的长子允可名义上出继罗昌子(琔)孙(赞)并与弘规及罗昌遗孀一家大小住龙楼,王禧的长孙弘诜住龙绕坡,弘诜后人还分别出继允可次子弘规来龙楼与允升三子弘诰来龙梅。王禧是龙梅入村始祖,既要尊统於上(龙梅王族恩母田氏),又要继之於祖(瑞公祖宗)。高峰摘云是罗昌的父与母,他们是龙楼入村始祖(龙楼谱记载:迁定入村始祖),现在的龙楼人是王允可的后裔也不姓罗,只不过是多供奉罗昌的父与母、罗昌与叶氏、龙梅王族恩母田氏、罗琔夫妻、罗赞夫妻神位而已。
 
   导读:定安县雷鸣镇龙梅村一世祖王禧,本应就是入村始祖,但是,清代1702年以后却在他前面增加四代为入村先祖,还错误地认为儋县松林乡历木村王肱(字公辅)为入琼始祖,形成了“先儋后临再龙梅”的迁徙路线。原因主要是清代玄烨当皇帝后不允许称呼“玄孙”,而王懋曾又不懂明代王禧为田氏立碑时自称“元孙”是“尊统於上,继之於祖,谓元孙,是长孙”之道理 ,所以他认为元孙就是玄孙,才误解龙梅村一世祖王禧前面还有几代入村先祖。
   首先,《儋县谱志》记载,王肱(字公辅)是从临高迁来儋县松林乡历木村,并非“从儋历木村迁临” 。况且,三槐王氏“三槐堂”祜公至“三瑞堂”禧公是16世,不应该是王肱(字公辅)至“复亨堂”禧公16世。定安县雷鸣镇龙梅王族至今仍认为先祖“先儋后临再龙梅”,说王肱(字公辅)原籍是浙江山阴县(今绍兴市),系太原王氏秦大将军王翦的后裔,还说王肱(字公辅)一路相陪苏轼,从浙江杭州到广东惠州及儋州(县)。因为王肱(字公辅)并非入琼始祖,而苏轼“身边只带一小儿子”,所以说王肱(字公辅)与定安县雷鸣镇龙梅王族没有任何关系,以讹传讹应到此为止。
  其次,定安县雷鸣镇龙梅王族先人清代1702年认为从没有王族的临高买愁村(今皇桐镇)分支而来是错误,现代 1986年认为从临高东英镇凤谭村分支而来更错误,现在认为从没有王族的临高皇桐镇买愁村迁临高东英镇凤谭村再来龙梅那是无中生有,依据《临高文物》得知, 临高买愁村是美巢村并非凤谭村---它在皇桐镇并非东英镇,没有王族,村右边为吴姓,左边为冯姓。龙梅王族先人迁徙路线是明代乐会(今琼海市)贡生李钟岳撰写联所讲的“迁琼肇造(开始到)入定贻谋(后嗣作好打算)陟(登高)降(下落)两阶(即迁琼始祖从大陆上下琼州其后裔又上大陆再下琼州) ”,也就是说王居正迁琼、王委周入定、南九下村王瑞三子王弟(即王禧)为龙梅入村始祖(并非龙梅四支始祖),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才是龙梅四支始祖。
  再次,南九《各支迁居一览表》记载:明代中叶(1460-1552年)-安公支入定6世瑞公迁龙田坡村、7世弟(禧)公迁龙梅村。龙梅入村始祖弟(禧)之父瑞是明代中叶成化岁贡、瑞之父德生于明代1403年(从入琼始祖王居正算第九世,跟王居正的第九世孙王克义进士1406年正好相符-均为王绳祖后裔)。南九王族创谱于明代1469年,龙梅重修族谱于清代1702年,南九谱比龙梅谱早233年。本来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是弟(禧)公迁居龙梅的第3代孙,他依据谱谍原则(3代可以创谱,300年后可以重修族谱;30年小修-续谱,60年大修-续谱) 已经创谱,而龙梅第6代孙王懋曾清代没有续谱却重修族谱,造成后人不能自拔。
 
  关键字眼:关于龙梅村创建背景问题,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创谱时已有定论,清代后越讲越乱,我撰写的《龙梅考古五说》已公开于世界王氏网-海南频道,现在点些关键字眼让大家了解。
  龙梅谱有叶氏与田氏坟墓,为什么禧公上下都没有讲?她们是恩人而不是婆祖,所以在世系上是无法讲清楚的这是其一;禧公是一世这是弘诲公创谱时的定论,禧公前龙梅村里加四代是懋曾不懂元孙是一世,硬把元孙当玄孙而加四代,违背弘诲公本意这是其二;禧公是瑞三子,瑞公在哪里,难道是临高买愁村的冯瑞或吴瑞?文昌临高村王瑞迁定城附近的山椒是有谱志记载的这是其三;南九谱瑞公传讲有两个女人与罗昌知县,《各支迁居一览表》讲6世瑞公迁龙田坡7世瑞公三子弟迁龙梅,而定安县另一龙梅村又没有王族这是其四;弘诲公七十二岁****一次生日有诗为证这也是龙梅与南九关系所在这是其五;明代李钟岳讲龙梅是“迁琼入定”而没有讲“先儋后临再龙梅”,况且王肱字公辅号寿庵是从临高迁往儋县,儋县哪来的入琼始祖这是其六;龙楼谱讲摘云公是迁定入村始祖,传说摘云墓是文昌墓,这些记载跟龙梅传说与南九瑞公传是一致的这是其七;三支的承继关系及汝龙离开李家都到云头都是弘诲公安排的,《千里圹铭》足以说明允可与允升是兄弟关系这是其八;明代摘云秀山何氏、叶氏禧允升、弘诲公婆、昌言公婆坟墓都是右大左小,清代扆公婆、衮敬德坟墓才是左大右小这是其九;南九谱有明代序龙梅人不承认,而龙梅谱有明代内容自己也不承认,连弘诲公创谱也有人胆敢说不是,要知道避开弘诲公创谱不谈是对尚书公的不敬,也就是说二十一世纪龙梅要修的应该是第九次谱而不是第八次谱,这是其十。
总之,这些都是弘诲公的结晶东西,如果《王弘诲传》没有体现的话是不是有些讲不过去,请各位思考为何!要敢于直面,千万别说等下次或后人再研究吧!但愿清代重修后又续修错误族谱早日纠正,让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创谱得予修复及延续。
 
龙梅名字神异的秘密
 
   定安县雷鸣镇龙梅村创建于明代中叶正德末年。明代定安县东乡李家都的龙梅村包含龙(陈)绕坡与龙(黄)楼共三个地点,清代年间分别称三个村并迁居美种与仙楼坡成为五个村。龙梅名字的神异意味深长,内含秘密的确鲜为人知。
首先解释一下“龙梅”的字义:龙是传说中的神异动物,有鳞、有角、有脚,能走、能飞、能游泳,姓;梅是能开花结果的植物,花有粉红、白、红三种颜色,花瓣五片,姓。
   再来说明《定安县志》的乡都(图):《定安县志》现存较早的清代康熙版,李家都63个村内有龙梅,但没有龙绕坡与龙楼,说明明代龙梅村包含龙绕坡与龙楼;清代后期《定安县志》的光绪版与宣统版,李家图(都)内有龙梅、龙绕坡与龙楼,还有美种与仙楼坡,说明龙梅村从明代的三个地点发展至五个村。因为龙梅字义、县志乡都(图)与现实完全一致,所以说原来规划龙梅经过了深谋远虑,确实耐人寻味。
   龙梅村的创始人王禧(弟)从南九下村带着己婚的长子允可、长孙弘诜(考据《千里圹铭》可知①)及次孙弘规与未婚的次子允升及罗昌遗孀一家大小来建龙梅村,为了避免再次遭殃而分别居住龙梅、龙绕坡、龙楼三个地点。依照父辈跟小儿住的传统习惯,王禧与次子允升及保姆田氏住龙梅(由于王瑞获救田氏后才将儿子禧全家大小托付田氏照顾,田氏便带着逃难来的钱财与他们一起去建龙梅村,可以说没有田氏就没有龙梅村,所以王禧称田氏为“龙梅王族恩母”),王禧的长子允可名义上出继(鉴于龙梅龙楼合族的特殊历史原因而出现异姓世系情况,只有知人论世才知合乎情理)罗昌子(琔)孙(赞)并与弘规及罗昌遗孀一家大小住龙楼,王禧的长孙弘诜住龙绕坡,弘诜后人还分别出继(承继须先继大支、次继中支、后继小支)允可次子弘规来龙楼与允升三子弘诰来龙梅。据《定安县志》列传志得知,此期间龙梅王允升家被盗但没有影响龙绕坡、龙楼,说明了分开三个地点居住的史实。
   然而,龙梅合族谱谍重修于清代初1702年,是龙梅再次遭盗匪偷袭后不得己而为之。由于清代避讳时将玄孙改为元孙才误认为龙梅入村始祖王禧(禧自称田氏元孙即龙梅一世祖)前还有四代(清代初重修谱还误认为禧是入琼始祖王肱字公辅号寿庵的16世,实际上应是三槐王氏“三槐堂”祜公至“三瑞堂”禧公16世。因为儋县王肱字公辅是来自临高县的本地人并非入琼始祖),造成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创谱毁于一旦。后来,龙梅王族清代初重修谱还成了龙楼王族修谱的依据,龙梅龙楼王氏合族分开的错误更加不能自拔。不过,幸好尚存明代的碑文有田氏、叶氏、千里圹铭及六合二妣茔志,儋县谱志、龙梅合族世系(禧-瑞公之子即三子)卷首语与弘诲公的诗文,还有南九各支迁居一览表与瑞公传(明代瑞公传到清代已被歪曲,造成龙梅王族恩母田氏冤枉)、罗昌传及明代贡生李钟岳的对联(迁琼入定)等有关资料可以考证。
    龙楼族谱跟龙梅族谱分开而纂修于1868年,当时与龙梅1702年谱序保持一致的错误。1901年发生矛盾后龙楼重新创谱,根据莫开国创修序可知此次族谱是以秀山为始祖,生二子琔与瑞,琔生赞而乏,瑞生禧而禧之长子允可继承赞。此次修谱虽然以禧之父瑞出现,但是插入秀山(即罗昌另传说成后来的文昌墓)与琔及瑞的关系,这就造成了后人与文昌临高村人互认世系的笑话。莫开国创谱序还讲昌裕由龙梅迁龙绕坡后人再迁龙楼下村,但他不知道这是为何。要知道,龙楼弘诜三子汝鹄出继龙梅三支弘诰生昌业后又乏,而汝鹄四个弟弟中只是汝鹗有一子昌裕,昌裕有三子。由于允升三子弘诰后继者是允可后人,且名义上继承秀山即罗昌的后人,也就是说外支后继三支的长期矛盾,除了昌裕三子鼎焕留住龙梅过继昌业外,其他人迁回龙绕坡后人再分住龙绕坡与龙楼上下村,这是根据谱序与世系图示所知。
    但愿清代初1702年重修后又续修的错误族谱早日纠正,让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创谱得予修复(修正清代以来的谱、复归明代谱)及延续,龙梅名字的神异也就不是什么秘密了。
   注:①根据《千里圹铭-千里王允,尚汝宾与其妻岑氏结发之二年所生子也……千里之生在嘉靖甲午八月之十二日,死于乙未七月之二十有二日。……嘉靖十四年乙未八月二日泪书》得知,明代1535年汝宾与其妻岑氏生子王千里,说明龙楼王族汝宾(姻、恩、烟)之祖父允可年龄大于龙梅王族允升,理由是允升长子弘谟1532年才出生。王汝宾是王弘诜的四子,如果按10年生四子推算(参照王弘诲四兄弟10年内出生),王弘诜长子王汝鸣应是生于1524年;如果按20岁生子为年限(参照王允升1512年出生而长子王弘谟1532年出生),王弘诜应是生于1504年,王弘诜父亲王允可应是生于1484年,王允可父亲王禧应是生于1464年(王禧寿终80岁应是去世于1544年,而王弘诲是生于1542年),王禧父亲王瑞应是生于1444年。王瑞父亲王德应是生于1424年,但王德实际上生于1403年,那是因为王瑞还有一个兄长王瑛,他们出生相差21年,所以说王允可与王允升兄弟之间出生相差20多年符合情理。
 
龙梅始祖禧自称田氏元孙考辨
 
   “皇明恭懿孺人王母田氏墓,嘉靖六年丁亥元孙禧立”这是龙梅始祖禧为田氏所撰写的碑文。碑文中禧称田氏为“王母”,而落款自称“元孙”确实令人费解。由于王瑞获救田氏后才将儿子禧全家大小托付田氏照顾,田氏便带着逃难来的钱财与他们一起去建龙梅村,可以说没有田氏就没有龙梅村,所以王禧称田氏为“龙梅王族恩母”。那么田氏碑文落款“元孙”又应如何理解?经考证得知:三百多年来的迷惑跟三千多年前的典故息息相通。
   “元孙”有多种解释,一般来讲,“元孙”是长孙时指长子之长孙,或指最年长之孙,或指排行****之孙;清代避讳时才将玄孙改为元孙。而禧为田氏立碑是明代且没有祖妣之称,因为没有考妣之称者当为未婚者或没有子孙者,所以一般来讲的“元孙”跟此碑文所指不相符。那么典故里的“元孙”怎样讲?孔安国传:“元孙,武王。”孔颖达疏:“武王是太王之曾孙也。尊统於上,继之於祖,谓元孙,是长孙也。”这里的“元孙”跟碑文所指一致,“上”指田氏,“祖”指王禧的祖宗。至于“王母”是王禧追尊田氏为“龙梅王族恩母”,就像武王追尊父亲姬昌为文王一样。
   史籍《帝王世纪》记载:姬昌娶太姒为妃,生有十个儿子,他们是:伯邑考、周武王发、管叔鲜、蔡叔度、郧叔武、霍叔处、周公旦、曹叔振铎、康叔封、聃叔季载。长子伯邑考曾被纣王作为人质,长期关押在殷都,后被纣王所杀害。其后,姬昌立次子发为嗣,称为元孙(因为武王虽是文王之子,但他要向几代祖先祈祷,所以称“孙”)。姬昌逝世后,姬发即位,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朝代—周代。武王拥有天下后,追尊父亲为文王。
   禧之孙弘诲七十二岁****一次做生日时赋诗:於皇我烈祖,受姓分姬①姜②;粤从文武后,浚发暨灵王。子晋让储位,求仙学丹方;山中才七日,阅世千秋长。千秋表祯符,仙箓衍无纪;绵邈越汉乔,绳祖昭来许。入朝著奇踪,双凫传只履;北斗朝南弧,庆寿从兹始。……诗中“文武”是指文王武王,跟禧自称“元孙”所指典故里的文王武王是相同的祖先,这是公孙一致为后人认祖归宗留下的遗笔,说明龙梅始祖禧自称王母田氏的元孙与周代武王发自称父亲文王的元孙毫无二致。
   注:①中华民族始祖黄帝有四妃十嫔,生有二十五个儿子,其中有十二个儿子继承父姓即姓姬,另外十三个儿子被黄帝改为姬姓以外的姓。姬姓是黄帝裔孙这个大宗族系统的称号,而周武王发则以国名为氏,周氏是姬姓这个大宗族系统的分支称号。周武王发及其当周代天子的子孙后代还是姓姬,不是姓周。周代初年奉后稷为周族始祖是因为他在邰建立诸侯国,古公亶父再从邰迁徙至周原称为周族,后人称周国。周武王发是黄帝的后裔,世系如下:黄帝—少昊—蟜极—帝喾—弃(周族始祖,后稷)—不窋—鞠—公刘—庆节—皇仆—差弗—毁隃—公非—高圉—亚圉—公叔祖类—周太王古公亶父(周国庙堂以供奉太王古公亶父为主)—周王季—周文王昌—周武王发……周灵王泄心—王晋(王氏开宗始祖,子乔)……王绳祖……。
   ②姜嫄是黄帝曾孙帝喾的元妃,姜嫄姓姜。姜姓始于炎帝,姜嫄是炎帝的后裔,踩巨人足迹生婴儿弃。这个婴儿像不祥之物遭几次抛弃而不死,姜嫄便以为他是神,遂收回家中抚养。因为最初想抛弃他,所以取名为“弃”,就是后来的周族始祖后稷。姜嫄是周族始祖之母,周族先人对她非常崇拜。周族先人对这位始祖之母的歌颂和缅怀,超过了对始祖之父帝喾的歌颂与缅怀。后来后稷的裔孙周武王发建立了周代,周代也世世代代在邰地祭祀姜嫄。 
 
龙梅始祖禧以孝孙名义称叶氏为祖妣之奥秘
 
    “明故祖妣孺人叶氏之墓,孝孙王禧立”这是龙梅始祖禧为叶氏所撰写的碑文。碑文中王禧(标上立碑人姓氏与众不同)以孝孙名义为叶氏立碑,是说明自称孙辈已经尽孝的意思,虽然长子允可名义上出继叶氏子孙,但是次子允升已经没有再尽孝的义务。那么,王禧称叶氏为“祖妣”又有什么奥秘呢?只有知人论世才能明白其意。
    王禧是龙梅入村始祖-龙梅王氏族谱称他为一世祖(即瑞公①②三子-原来毛笔书写“三”易看成“之”字),那么,理解王禧为田氏与叶氏撰写的碑文是弄清入村问题的关键。王禧自称田氏的元孙已经在《龙梅始祖禧自称田氏元孙考辨》中说明,王禧既要尊统於上(田氏),又要继之於祖(瑞公祖宗)。王禧称叶氏为祖妣说明她是罗昌夫人(依据明代南九族谱记载的瑞公传),以孙辈立碑说明王禧与叶氏孙罗赞同辈(依据龙楼族谱世系图得知)而赞乏后才立,且又标上王禧自己姓氏说明叶氏并非龙梅王族女眷。龙梅松垄与龙楼墓园③两块墓地分不清,造成允升、允可两大支人争闹不休,原因主要是田氏与叶氏哪一个共有、哪一个独有问题存在凝惑。既然田氏是龙梅王族恩母就应属于龙梅龙楼人共有,而允可名义上出继罗昌子孙,罗昌夫人叶氏就该龙楼人独有,由于叶氏较早就安葬在松垄墓地,造成时而共有时而被龙梅人抓住不放。龙梅松垄三个明代坟墓叶氏、禧、允升一起而右大左小,自南九至龙梅几乎同一线上,但向有所不同,叶氏坐壬向丙、禧与允升坐亥向巳,他们去世时间前后是叶氏、禧、允升。按照现代人(清代以后的人)认为应该是左大右小,但是,由于建村历史的特殊(从南九迁居龙梅)才右(南九)大左(龙梅)小。另外,从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与原配夫人周氏及侧室夫人刘氏坟墓也可以得到证明,他们的坟墓也是右大左小,由于人们不明白明代坟墓奥秘才弄不清楚建村特殊历史。
   南九《各支迁居一览表》记载:明代中叶(1460-1552年)-安公支入定6世瑞公迁龙田坡村、7世弟(禧)公迁龙梅村。龙梅入村始祖禧(弟)之父瑞是明代中叶成化岁贡、瑞之父德生于明代1403年(从入琼始祖王居正算第九世,跟王居正的第九世孙王克义进士1406年正好相符-均为王绳祖后裔)。南九王族创谱于明代中叶成化1469年,龙梅重修谱于清代1702年,南九明代谱比龙梅清代谱早233年。本来明代礼部尚书王弘诲是禧(弟)迁居龙梅的第3代孙,他依据谱谍原则(3代可以创谱,300年后可以重修族谱;30年小修-续谱,60年大修-续谱) 已经创谱,而龙梅第6代孙王懋曾清代没有续谱却重修族谱,造成后人不能自拔,更不敢面对“三瑞堂”与“复谦堂”④。
   注:①明代南九族谱记载:瑞公 品谊端庄,存心修行。遇本县罗尹逃(逃难)婢于道,手提首饰珠宝值百余金。公获(获救)婢送(陪伴人到某一地点)县时尹已故,夫人感谢,不受。后公劝(劝勉)将(请)婢交(一齐)还(还家即还瑞公的家),(尹)父母、夫人许之。众嘉其行事。详邑志(明代南九族谱记载瑞公后才送县志-叫先有谱后有志)。
   ②清代宣统定安县志记载(明代瑞公传到清代已被歪曲,造成龙梅王族恩母田氏冤枉):王瑞 李家人,应成化贡(应为成化岁贡)。存心修行。遇本县罗尹逃婢(逃难保姆带罗昌子孙而不带年老父母是为了后代,夫人留在丈夫身边互相照应合乎情理-虽不明写但可理解)于道,手提首饰珠宝值百余金。瑞获其婢,送县,毫无损失(捕风捉影,强加毫无损失罪名太冤枉)。时罗尹已故,夫人感谢(丈夫死了,夫人表示感谢不合情理),不受。后瑞劝其婢还父母(出家当保姆已经无家可归,不存在交还自己父母),夫人许之(丈夫死了,夫人更需要保姆在身边照顾子孙及丈夫的父母)。众嘉其行。
   ③墓园传说是文昌墓,实际上文昌(近音)墓应是罗昌墓,秀山(近音)该是罗昌,两个摘云(入村者辈分****称高峰摘云)墓就是罗昌的父与母墓。据龙楼谱记载,摘云公(迁定入村始祖)卒葬墓园,左边有秀山公墓,南边是五世昌裕夫人何氏墓 ,三座明代坟墓从北至南排成一字形(特殊的右大左小),摘云公墓前横路下是赞公墓 ,均坐东向西 ,即使挖南扶水利渠道推毁了墓茔 ,现在也存石棺材与《千里圹铭》石碑。
   ④龙梅龙楼两大支人的祠堂宜分不宜合(龙楼祠堂于1775年已分开创建),这既是分支传统的做法,又是异姓世系的原因,因为知人论世只是为了尊重历史,所以说不分姓氏随意接线容易混淆世系。龙梅“三瑞堂”大边另设神位供奉龙梅王族恩母田氏,而龙楼“复谦堂”大边另设五个神位供奉:罗昌的孙赞夫妻、龙梅王族恩母田氏、罗昌的父与母、罗昌与叶氏、罗昌的子琔夫妻。但龙梅龙楼两大支人的族谱必须合起来重修才能理顺族源关系,才能对得起龙梅入村始祖王禧(即王弟)及相关的历史人物。
 
南九王族明代18村浅说
 
    南九王族18村(祖)祠堂传说含糊不清,经深入分析南九王氏族谱后才知道:因为明代年间已有祖先迁居17个村,所以说包括南九称南九王族明代18村符合史实,而南九王族18村祠堂或18祖祠堂说法不见经传。
    南九《各支迁居一览表》记载:南九王族除了从南九迁居他村后再迁出或未祥以外,只有21个村明确从南九下村迁出,其中明代17村、清代5村(相同1村)。明代17村是:保公支11世锜公迁南梅,12世廷谟公迁黎田;定公支6世陈理公迁正统,10世绎公迁琼山石头,11世耀文公迁琼山合埇,11世耀前公迁澄迈大坡;佑公支12世廷琳公迁排溪,13世国定公迁南庄,13世可德公迁雷鸣;安公支6世瑞公迁龙田坡,7世弟(禧)公迁龙梅,8世规公迁后坡,10世克己公迁赤古坡, 7世敷与10世自修二个公迁琼东王村,7世“果攵”与11世元勋二个公迁南曲,11世元弼公迁琼山县,13世家辑、家辟、家绪三个公迁耽古。清代5村是佑公支15世绪公迁耽古、世雄公迁龙门上村、世美公迁后埇与安公支14世嘉言公迁宜召、17世元连公迁乐会。南九王族明代18村中仅有11个村(南梅、黎田、正统、排溪、南庄、南九、龙田坡、后坡、赤古坡、琼东王村、南曲)参加南九联修族谱。
    南九《进主捐题记》阐述:乾隆年间创(重)建大宗祖祠,最初回主12个,即1世委周、2世吉-元、3世良、4世保-定-佑-安、7世敞-敷、9世惠、10世才美;嘉庆年间邀集18村兄弟捐资,道光年间仍邀集18村兄弟仅得10村捐资。既然具备回主条件的明代18村祖及其后裔没有全部回主,就不能说18村祠堂或18祖祠堂。尽管邀集18村兄弟捐资但不全是明代18村,所以对于南九王族其他村来说,似乎没有讲18村祠堂或18祖祠堂。
 
龙梅村创建背景情况说
 
    定安县雷鸣镇龙梅村创建于明代中叶正德末年。创始人王禧原名王弟,是附近南九下村王瑞的三子(龙梅王氏族谱世系行略记载:禧-瑞公之子即三子),由于天赐的福才改名禧所以字为天锡;既然是龙梅村始祖就号称为梅崖;又因寿终80岁而孙弘诲礼部尚书正二品赠官二代故谥为寿官。当正德1512年任定安知县后兴筑城墙的罗昌遭难时,保姆田氏受罗昌夫人叶氏的意将主人子孙与钱财带走避难,路上巧遇南九下村的王瑞,在王瑞的救助下回到县城时罗昌已故,叶氏便带子孙及罗昌父母与田氏一起返王瑞家。为了避免再次遭殃,王瑞才将禧全家大小托付田氏照顾,让他们与叶氏一家前来创建龙梅村,同时王瑞还带另外两个儿子去创建龙田坡村。相关情况说明如下:
   一、南九王氏族谱人物行略与定安县志人物传均有王瑞的记载:瑞公,品谊端庄,存心修行。遇本县罗尹逃(逃难)婢于道,手提首饰珠宝值百余金。公获(获救)婢送(陪伴人到某一地点)县时尹已故,夫人感谢,不受。后公劝(劝勉)将(请)婢交(一齐)还(还家即还瑞公的家),(尹)父母、夫人许之。众嘉其行事。定安县志人物传还有罗昌的记载:罗昌,莱阳人,正德间任。清慎公平。性褊急,好斥人过,然心无蓄怒。憎人言利,凡有干求者拒之,虽上司亦不承顺。讼简役轻,民安其业。每见邑中士子,勉以读书,亹亹不倦。定邑前无城郭,昌鸠工兴筑,身亲其事。阅六年告竣,民无怨劳者。后见抑(还是或只是)于上司,弃官而去。士民怀之。祀名宦。文中说明了建村背景情况。
   二、南九大宗祖祠与龙梅合族祖祠各有一副对联落笔都是“高北斗与冠南溟”,说明南九与龙梅颇有渊源:南九联-直焕鸿图秀挺北都高北斗,朝垂燕翼支蕃南九冠南溟;龙梅联-世远泽犹新想当年立德立功激之为节义焕之为文章赫奕家声高北斗,时移风不易看此日学诗学礼处可以修身出可以范俗渊源庭训冠南溟。位于定安县李家都范围内的南九下村,明代年间已有祖先迁居17个村(包括南九称南九王族明代18村),弟(禧)公迁龙梅村(定安县另一个龙梅村明代没有王族)与瑞公迁龙田坡村正在其中。由于社会不稳定,同祖宗同范围内居住的兄弟才制定乡规民约,弘诲公《李家都盟约引》一文是****的证明。
   三、叶氏与田氏的碑文揭示建村历史:叶氏碑文-明故祖妣孺人叶氏之墓,孝孙王禧立;田氏碑文-皇明恭懿孺人王母田氏墓,嘉靖六年丁亥元孙禧立。叶氏讲祖妣说明是夫人,王禧以孙辈立碑说明与叶氏孙罗赞同辈而赞乏后才立,且又标上自己姓氏说明叶氏并非王族女眷;田氏没有讲祖妣说明是未婚保姆,禧自称元孙是长孙(尊统於上,继之於祖)而不是玄孙(明代没有元孙称呼)为龙梅王族恩母卒后马上立碑(因田氏墓地是跟南九松丛坡墓地“换青”而来),所以说原以为元孙前有四代便在“瑞”上面无中生有“殿最-靖疆-高峰”是一种误解。龙楼十代孙受龙梅六代孙懋曾影响,编造阳公招安南九生子四独存高峰,虽然涉及了龙梅与南九的关系,但是无法讲清楚高峰是怎么回事。
   四、根据《千里圹铭—千里王允,尚汝宾与其妻岑氏结发之二年所生子也……千里之生在嘉靖甲午八月之十二日,死于乙未七月之二十有二日。……嘉靖十四年乙未八月二日泪书》得知,明代1535年汝宾与其妻岑氏生子王千里,说明龙楼王族汝宾(姻、恩、烟)之祖父允可年龄大于龙梅王族允升,理由是允升长子弘谟1532年才出生。而允升字为巽(卦形三代表风)甫是指第三男子,也就是说禧、允可、允升三个男子像风一样快速从南九下村迁来龙梅村。
   五、墓园传说是文昌墓而龙楼人姓牛等有关迷惑已经真相大白。文昌(近音)墓应是罗昌墓,秀山(近音)该是罗昌,两个摘云(入村者辈分****称高峰摘云)墓就是罗昌的父与母墓。龙楼人原先并非姓牛,而是继承罗昌便(非正式的)姓罗,由于罗昌生琔而琔生赞才乏,王禧为了尽孝便以孝孙名义立叶氏碑,说明罗赞乏王禧才立碑再由长子允可继承,现在的龙楼人是王允可的后裔也不姓罗,只不过是多供奉罗昌、罗琔、罗赞及他们的先人神位而已。
   六、弘诲公《庆仲兄七十九寿章》一文中提到“兄今三子领四孙,弟也一子才抱孙”,同时“六合二妣茔志”以“弘诰、弘谟、弘诏、弘诲及汝鹄、汝鹏、汝凤、汝鸿、汝鹤、汝鲲、日旦”立碑,说明龙楼三房汝鹄继承龙梅三支弘诰是弘、汝两代人根据允可与允升关系安排,而四支弘诲养子汝龙(原异姓)既不能过继三支弘诰也不能入宗(以防血统混淆)符合《继例》。
   七、弘诲公七十二岁****一次做生日有诗为证:题目是-癸丑七月八日贱生七十有二初度日举高年会约家兄八十翁德铭偕莫吴周程褚五老在坐合五百余岁爰赋诗五言古风七章以备侑觞云。文中内容从原姓姬到文王武王与灵王,再从王氏开宗始祖晋字子乔到王绳祖都谈及,这是公为子孙后裔认祖归宗留下的遗笔。家宴提及五老在龙梅、龙楼族谱弘字派配偶中只有三位,另外两位同辈女性要查南九族谱才能找到,说明龙梅始祖禧之父王瑞原来应在南九下村(龙梅凡办喜庆事必请南九王族明代18村派两名代表参加由此而来)。至于文昌临高村晋昌系王瑞是游来定安县城附近东厢都山椒村被王观佐收养定居而不是迁来李家都龙梅村,这个历史在山椒族谱与琼州府志均有记载,所以说到文昌临高村及其他地方认祖都不正确。
   八、龙梅合族祖祠有清明代两副对联:三代封二品凤诏龙章赫赫皇恩辉海甸,一本生四支瓜绵棣萼巍巍祖德冠南溟;以三瑞(对应“三代封二品”即弘诲-允升-禧三代正二品)堂(复亨堂)材经三槐庙(三槐堂)祀迁琼肇造入定贻谋陟降两阶(迁琼始祖从大陆上下琼州其后裔又上大陆再下琼州)闻笑语,将五凤(对应“一本生四支”即允升生四子弘谟、弘诏、弘诰、弘诲共五个男人)楼(八角殿)手筑五世宗(祜-旦-贵-钓-瑞)祊翰苑文章兰台事业云仍百代(中华民族始祖至三槐始祖祜公前100代)见羹墙。里面讲到“迁琼肇造入定[(河南开封居住北直-江苏扬州-河南商丘即南京应天府-福建莆田-浙江杭州温州-粤东迁琼)悦字居正-(父子同行)斗魁-(琼州-山东雷阳-福建莆田-琼州)尚仁-(父子同行)绳祖-(迁琼入定)委周字子南-元-(祜-旦-贵-钓-瑞-悦-斗魁-尚仁-绳祖九代下子南而命名南九下村)良-安-德-瑞-(龙梅村)禧原名弟……]”而没有讲“先儋后临再龙梅”。儋县既然有名王肱字公辅(号寿庵)活103岁的本地人(来自临高县),他就不是与苏东坡一起南下,这个史实不仅《儋县谱志》有记载,而且历史琼剧《苏东坡在海南》人人皆知,说明龙梅王氏族谱讲“龙梅王族的开琼始祖是王肱公辅寿庵”不符合事实。尤其不妥的是将我祖“号寿庵处士苏轼”奉为“处士寿庵”,似是“打肿脸充胖子”的“低级”错误。
 

山西灵石静升王氏祖王实世系与庐陵王氏考证 从正史记载来看瑯琊王与太原王的关系

      地址:广西北海市